塑料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圣奥董事长被指遭刑拘12亿资金已成迷局

发布时间:2021-01-07 14:27:13 阅读: 来源:塑料盖厂家

5月16日,上海圣奥总裁王农跃向本报记者证实,15日,在被南京警方监视居住6个月之后,上海圣奥董事长刘婧已被“刑事拘留”。至记者截稿时,此信息尚未得到有关部门的官方证实。

圣奥目前是全球最大的橡胶防老化剂生产企业,资产估值超过40亿元。2004年10月以后,刘婧凭借虚假身份获得圣奥的控制权,并于2005年12月出任圣奥董事长。

在刘婧出事之后,其于2008年5月向美国凯雷投资集团转让圣奥40%股权一事,亦被举报者指称“涉嫌违反国家商务部合资企业相关审查规定及《反垄断法》要求”。

股权真相

5月16日,本报记者从上海圣奥获悉,因涉嫌经济诈骗,此前一天,刘婧已被南京警方刑拘。

据山东圣奥前董事长石光强等圣奥股东调查,刘婧本名金月异,浙江东阳南马镇泉府村人,初中文化。但2004年,刘婧被引荐给石光强等人时,却自称“高干子女”。

山东圣奥前身为山东橡胶助剂厂,2000年12月,通过破产拍卖程序,菏泽进出口公司购买了曹县助剂厂的破产资产,时任菏泽地区外经贸副主任兼菏泽地区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的石光强出任董事长。

此后,经过重组,江苏泰成投资实业有限公司和圣奥董事长石光强、总经理王农跃等高管以及山东泰安神韵公司,分别持有圣奥35%、49%和16%的股权。

2004年10月,在石光强表弟谢某的安排下,江苏泰成公司和泰安神韵公司分别将各自股权以入股价转让给刘婧。其中,江苏泰成所持35%股权的转让价款,仅为人民币350万元。2005年12月,刘婧出任山东圣奥公司董事长。2006年9月,圣奥在上海成立集团公司。

2008年5月,刘婧等人在江苏泰州注册成立“江苏圣奥化工科技有限公司”,此前,圣奥系资产已被完全装入了江苏圣奥。当年6月,凯雷完成了对江苏圣奥40%股权的收购。

但早在2007年10月,在与山东圣奥的一起知识产权纠纷过程中,美国富莱克斯(Flexsys)公司委托调查公司调查发现,刘婧持有两张假身份证及多个假户口。从那时起,刘婧的真实身份就受到怀疑。

2008年5月,包括本报在内的多家媒体披露了“刘婧涉嫌以虚假身份骗取股权”。10月,发觉自己在股权转让中受骗的江苏泰成公司董事长成传军,向南京警方举报,11月15日,从新加坡回国后,刘婧旋即被警方控制。

2009年3月,上海圣奥总裁王农跃及4名圣奥股东,再次向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和南京警方举报,刘婧等人涉嫌经济犯罪。目前,江苏圣奥和上海圣奥的财务账本资料已被调往南京。

资金迷局

在刘婧被警方控制后,圣奥股东发现了巨大的资金窟隆。

上海圣奥总裁王农跃对本报记者称,2007年公司未分配利润约3个亿,2008年实现利润约6亿元,凯雷的入股现金是5.85亿元,加上原来的资本金1亿元及2亿元的流动资金,圣奥的账面上应该有资金17.85亿元,但现在账上只有6亿元,其余近12亿元下落不明。

王农跃等人同时发现,2008年后,刘婧的部分海外账户上不断有资金进入。比如,2008年7月1日,刘婧在海外私人账号143-196046-211(USD)存入2575万美元;同年7月2日,其又将1600万美元存入同一账户。

王农跃说:“刘婧的账户都是集团的一两个人帮她处理。从分红等合法正常的收入来源分析,刘婧不应该有这么多钱。”

就刘婧的资金转移行为,王农跃向本报记者提供了21份证据,累计金额达3.8亿元,涉及9个方面。

利用集团内部各公司间关联交易,向外转移巨额资金。举报信称,刘通过集团内部公司间相互调拨资金,将多笔大额资金从一个公司转出,却没有转入集团内的其他公司,致使集团及集团内多个公司大量资金失踪。仅2008年9月2日一天, 通过这种方式流失的资金达5498万元;

承兑汇票银行保证金失踪。2007年8月7日和2007年9月7日,山东圣奥公司分别有一笔3138万元建行保证金和一笔2275万元中行保证金,既没有划付银行,也没有返回公司;

报表前后二天资金不连贯,或缺少报表,造成巨额资金去向不明。王农跃提供的材料称,上海圣奥化工2008年9月9日报表空缺,但2008年9月10日的期初资金余额,却比9月8日的期末资金余额资金突然少了5765万元。

外汇结汇过程中,资金莫名流失。2008年10月20号,上海圣奥汇出270万元结汇美金,但人民币值没有到账;

王农跃等人还怀疑,刘采用付咨询费、服务费等手法向外转移资金近3000万人民币,用于洗钱与行贿。比如,其曾向注册在维尔京群岛的一家公司及无付款单位名称的公司支付了55万美金。

凯雷疑问

刘婧出事后,从刘婧手中接手圣奥40%股权的凯雷,亦难免引起关注。

2008年7月,在一片质疑声中,凯雷依然选择了入股圣奥。据介绍,2007年10月26日,凯雷与上海圣奥集团签署的股权转让意向书,共有20条内容。

其主要包括:美国凯雷投资集团通过其控制的一家关联机构(SPV公司)收购圣奥及所属子公司40%股权;定价不少于所收购公司“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的7倍,并根据目标公司的成长性调整最终交易价格;凯雷同意为目标公司今后收购美国Flexsys公司提供融资;完成交易之日起2年内,实现合资公司上市。

2008年5月27日,双方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最终收购价为人民币5.85亿元。

但2008年圣奥公司实现利润6亿元,按40%股权计算,凯雷可获分红权益2.4亿元。投入5.85亿元,半年后即获利2.4亿,凯雷这笔交易看上去十分划算。

据王农跃介绍,2007年谈判时,同时与圣奥接触的有三家公司:JP摩根所属的OEP公司、雷曼兄弟和凯雷。其中,OEP甚至报出“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8倍的价格,但刘婧仍坚持只卖凯雷一家。甚至,为了阻止其余两家进入,刘婧只给了他们一天的时间完成报价等确认程序。

而王农跃看来,凯雷亦有多处越界。

“像我知道的国际大公司,对中国法律是最敏感的,最怕触及中国法律。”但据他称,凯雷在入股金额上有意无意间规避商务部审查——对外称入股金额只有8700万美元,但实际上,其余部分在境外支付。按照审查程序,投资额超过1亿美元,便需报商务部审查。

王农跃同时指出,圣奥的产品在中国市场所占份额超过60%,已是中国橡胶助剂的龙头企业,按照《反垄断法》规定,凯雷有义务告知中国橡胶工业协会,但凯雷却选择了刻意回避。

而凯雷入股后,其协助收购美国Flexsys公司防老剂业务的承诺,也始终未能兑现。

王农跃介绍说,按国际惯例,引入战略投资者一般出让的股权比例是15%-20%,当初之所以同意出让40%股权,就是因为凯雷承诺提供过桥资金(大约3亿美元)收购Flexsys公司。但凯雷进入后,虽全权接手收购谈判,却处处设置障碍,最终令Flexsys退出谈判。

不过,王农跃强调,凯雷入股后虽然派驻了财务总监等人员,但刘婧等人向外转移资金却“比从自己兜里掏钱还方便”。他甚至怀疑,很多事情是“背着凯雷做的”。

为求证相关事实,本报记者多次联系凯雷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罗一,以及并购顾问瀚一律师事务所,但截至发稿时均未获回复。

重庆治银屑病医院哪家好

南京皮肤病研究所需要预约吗_白癜风不同的治疗手段都有什么

重庆看牛皮癣好的医院

重庆哪个白癜风医院较好

上海盆底功能障碍医院好点的是哪家

在重庆患上牛皮癣怎么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