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创新驱动与海洋经济能否再造中国品牌之都青岛

发布时间:2021-01-21 13:51:09 阅读: 来源:塑料盖厂家

创新驱动与海洋经济能否再造“中国品牌之都” 青岛?

作为曾经的“中国品牌之都”,青岛旧有的制造业优势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同步进入了“慢车道”,而着力打造的海洋经济又迟迟未能开花结果。与此同时,在近几年高速发展的汽车、军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制造等领域,青岛也同样未能踏准节奏,这些都使得青岛的发展慢慢地被落在了后面。

在中国城市GDP排行榜上,青岛已经从2010年的第11位下滑到了2014年的第13位了。超越它的,竟然是“中西部”的成都和武汉。

作为曾经的“中国品牌之都”,青岛旧有的制造业优势随着中国经济结构转型同步进入了“慢车道”,而着力打造的海洋经济又迟迟未能开花结果。与此同时,在近几年高速发展的汽车、军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制造等领域,青岛也同样未能踏准节奏,这些都使得青岛的发展慢慢地被落在了后面。

如今,青岛又选择了“创新驱动”战略作为新的经济增长引擎。未来,技术创新能否成为青岛发展的新动力?一切仍需观察。

青岛“OUT”了?

上世纪90年代,青岛GDP一度被大连超越,由此引发了一场“学上海、赶大连”的热潮。随后,青岛几届市政府大力推动“品牌驱动”战略,最终使得青岛GDP再度反超大连。20多年后,伴随着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作为制造业大市的青岛又再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而这一次,它的参照物变成了武汉和成都。

“今年3月,青岛市委书记李群带队,市政府派出考察团到广州、深圳、武汉、成都等地走了一圈,回来以后都感觉‘压力山大’,因为这几个地方的发展已经和青岛拉开了不小的差距。”曾随团考察的一位青岛官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以前武汉没有我们强,而现在发展则比我们快得多。”上述官员表示,“更重要的是,他们发展靠的是新兴产业,更有后劲。现在可能只是刚刚表现出来,未来,如果青岛发展慢了,差距还有可能进一步扩大。”

过去,青岛一直津津乐道的是自己的制造业。海尔、海信、澳柯玛、青岛啤酒、双星号称“五朵金花”,青岛也因此被称为“中国品牌之都”。然而,在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后,青岛的制造业发展也开始放缓。2014年,青岛海尔收入887.75亿元,同比增长2.51%,这一增速只是10年前的1/10。整个青岛市的GDP增速也已经从2010年的12.9%,下降到了2014年的8%。

增速放缓是全国普遍现象,但是在产业结构调整方面,青岛也同样落后一步。根据中共青岛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部主任程国有提供的数据,今年一季度,青岛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为50.3%,而在全国这一数字则为51.6%。究其原因,在于青岛市居民的收入水平偏低。5月底,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了2014年全国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青岛市社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为48453元,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的49969元,甚至比山西省还低。

与此同时,青岛在新兴产业方面也“落伍”了。程国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过去几年,汽车、军工、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制造等领域发展迅速,但是青岛在这些方面并没有把握住机会。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例,武汉、南京、成都等城市都大力在这方面进行布局,成都引入了富士康科技集团,仅此一项每年就能增加800亿-900亿元的产值。而青岛则主要还是海尔、海信等企业中与电子信息相关的部分,每年产值只有500亿元。

对青岛影响更大的是高铁建设的落后。据程国有统计,从2010年到2014年,青岛的旅游人数平均每年增长11%,旅游收入平均每年增长16%,而成都这两项数据则分别为28%和26%,旅游人数的增速甚至是青岛的两倍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成都已经开通了最高时速350公里的沪汉蓉高速铁路,而青岛还只有一条最高时速200公里的动车。

“高铁的第一个带动作用就是旅游。”程国有说,如果青岛高铁建设未来仍无起色,它将会被越来越多的城市所超越。

上世纪90年代,时任青岛市委书记的俞正声曾经指出部分官员身上存在“红瓦绿树综合征”, 意思是指他们陶醉在“红瓦绿树,碧海蓝天”的赞誉中,自我欣赏、自我满足、不思进取。如今,这一名词又被现任市委书记李群重新提起。在他看来,青岛出现上述问题,正是因为部分官员的“红瓦绿树综合征”重新发作。过去,青岛一直笼罩在“中国品牌之都”、“世界啤酒之城”和“世界帆船之都”的光环下,直到光环褪去,大家才猛然意识到,青岛发展或许开始“OUT”了。

“海洋经济”难做大

过去几年,青岛在忙什么?青岛科技大学城市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雷仲敏告诉记者,市政府的精力主要放在了空间结构调整上,着力打造西海岸新区、红岛高新区和蓝色硅谷核心区,优化城市的空间布局。以西海岸新区为例,目前面积已经超过2000平米,接近天津的滨海新区,主打高端制造业。

青岛有着重视规划的历史传统,中国大陆的第一份城市规划方案就是1898年德国人编制的《拟在青岛湾新建城市的建设规划》。上世纪90年代,青岛市再次调整城市规划,将市委市政府东迁,改变了整个城市的规模,打开了城市发展空间,由此也带来了十多年的高速发展。

不过,在程国有看来,最新这一次规划调整的效果目前还没有显现出来。以红岛高新区为例,自2007年启动以来,8年时间过去了,其对青岛经济发展的贡献仍然有限,尚未培育出一家有影响力的企业。

还有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蓝色硅谷,当年是为了发挥青岛在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战略核心作用而设立的新区。2011年1月,国务院批复了《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发展规划》,此举标志着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上升为国家战略。紧接着,青岛市就提出了打造“中国蓝色硅谷”的构想。

在这一构想中,青岛将着力建设国际海洋科技教育中心,推动海洋生物医药等海洋产业的发展。但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对本报记者表示,海洋经济中,真正能够做大的其实只有几项传统产业,如滨海旅游、港口物流、海洋渔业、海洋油气、海洋船舶、海洋工程建筑和海洋化工,而其他的一些概念,如海洋生物医药等,虽然比较火,实际上很难做大。

“目前全国海洋生物医药的规模,也就是每年100亿-200亿元的产值。”上述不具姓名专家表示,未来如果没有技术上的重大突破,这方面很难形成大的产业。

“创新驱动”新引擎

面对差距,青岛开始奋起直追。

“主要领导都很急。”青岛科学技术局办公室副主任纪芳说。2012年2月,青岛市第十一次党代会召开,提出了要“突出创新驱动在城市发展战略中的核心作用”,随后就出台了一系列落实“创新驱动”战略的政策。例如:2014年6月,出台《关于加快推进科技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了10大改革任务和32项改革举措;同年9月,又启动了“千帆计划”,重点支持企业的首投、首贷、首保问题。

纪芳解释说:“千帆计划”主要解决的是企业的第一桶金的问题,面向孵化器在孵企业和小微型高新技术企业。首投,就是利用政府和社会资本成立的9只天使投资基金,专门投资给千帆企业;首贷,是帮助企业从银行贷款,政府提供担保,或者给银行一定的补贴;首保,则是通过政府建立的13个担保基金池,帮助企业来进行融资。

此外,政府还成立了孵化器运营团队,帮助企业解决工商登记、财务管理、人员招聘等问题。在知识产权方面,制定了科技型中小微企业专利权质押融资资助实施细则,确立专利质押贷款保证保险制度,这也是全国范围内建立的第一个专利管理机构、担保机构、保险和银行金融机构“四位一体”的专利质押贷款模式。

在交易机制方面,2014年,青岛在国内率先推出了科技成果挂牌交易规则,首创“TMC”主协调人模式,规范了技术市场的交易行为,保障了技术经纪人和科技中介的合法权益。

“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的工作就是在技术和产业之间搭建桥梁,做好科技服务,解决以前技术、产业‘两张皮’的问题。”纪芳说,“我们的目标就是提供优质的公共产品服务,让企业在政府这个环节做到‘无障碍’。从而打造创新、创业氛围,让创新、创业成为青岛市新的城市名片。”

来科技局工作10年,纪芳感觉最近几年的变化最大。过去,虽然也经常提出一些“科技引领、科技支撑”之类的口号,但更多的是科技部门自己唱“独角戏”,与市场、民生搭不上界。如今,科技工作则与民生和产业密切结合,“接地气”了。

例如,青岛市每年都会提出10件市办实事,以前大多是修马路、通自来水管道、建学校、建医院等,跟科技部门没关系。2014年,科技部门的事终于第一次上了这个名单,那就是“千帆计划”,它是作为保障就业的措施之一列入的。

“领导重视的结果,就是工作比以前忙了。”纪芳说,前两天公布的《意见》就是由科技局牵头制定的,从4月初开始,这个《意见》的编制团队就没有休息过,清明节、五一节全部都在加班。这也是科技局承担过的最大的一个项目,以前起草的文件都只是和科技有关,而这一次则涉及到商事制度改革、自由贸易区等许多其他部门的问题,很多问题对于科技部门来说都是第一次接触。

雷仲敏也表示,他前一段时间去过中国西部一些资源类的城市,目前由于产能过剩、效益不好,企业大部分都停产了,政府也没有心思干活。回到青岛,则感觉政府的工作状态非常好,新机场、地铁等重大项目建设都在积极推进,显得很有朝气。

不过,雷仲敏也提醒说,过去20年,青岛市在发展制造业方面的确是轻车熟路,从招商,到土地整理,再到配套设施建设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技术创新与传统制造业不同,投资没有那么大,见效也没有那么快。政府需要转变思维方式,不能再用制造业的思维来做孵化器,否则就会事倍功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