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河南中牟大蒜滞销今年少卖3亿元牛油果属

发布时间:2020-11-04 13:11:46 阅读: 来源:塑料盖厂家

河南中牟大蒜滞销 今年少卖3亿元?

如果把西瓜比作中牟县农业发展的左腿,那么大蒜绝对是中牟县农业发展的右腿。往年这时候,约90%的中牟大蒜已运到了全国各地。但让中牟农民备尝甜头的大蒜今年却滞销了,80%的大蒜至今仍堆在农民家里,外地客商鲜有来收购的。中牟县农业发展的“右腿”今年忽然瘸了,这让农民心急的“蒜局”到底为啥?  中牟“蒜局”追因  一头中牟大蒜从播种到出口国外,中间有多少环节呢?首先是农户种植。成熟后,由农民进行简单加工——晾晒、去根、剥皮、剪秆;往年还要对蒜进行分级,即按照大蒜直径的大小分袋包装(早蒜一般不用分级,大多出土就被收购一空);本地蒜商收购后,卖给云集而来的外地客商;外地客商再将中牟大蒜销往国内外。中牟大蒜大多外销,自1991年以来,其大蒜出口量约占全国大蒜出口量的三分之一。  因外销所占比重大,销售链条就缺一不可。记者调查发现,在目前中牟大蒜的最佳销售期,大蒜滞销的原因就在于销售链条遭到了破坏。  ●滞销诱因是大蒜未分级  中牟最大冷库的老板做大蒜生意有十几个年头了,据他介绍,今年全国的大蒜行情都不是太好,“但行情不好只是诱因。”他说,中牟大蒜目前不分级包装的劣势是滞销的主要原因。  采访中,数十名工人在这家冷库的大棚里分拣大蒜,工人抱来一袋农民加工好的大蒜,先分拣大小,再剔除坏蒜,剥去外皮黑且皮厚的大蒜。“分拣费用是客商自己出,1吨大蒜还要加上约60元的损耗。”一位曹姓蒜商说。  按照大蒜直径,目前国内大蒜的分级标准有4.5厘米、5厘米、5.5厘米和6厘米四级。“现在的市场行情是,分级大蒜易销。”冷库老板说,今年大蒜上市前,中牟县政府曾经召开专门会议,让蒜商只收购分级大蒜,借以引导农民的大蒜分级意识,但近年来抢购大蒜形成的风气,让中牟蒜农放弃了大蒜的分级包装。  据了解,山东、江苏等地的大蒜基地,均是农民分级包装好后卖给蒜商。“同样的价格,外地客商自然选择分级包装好的大蒜。就算价格较贵,客商也会选择分级大蒜以减少可能的支出。”冷库老板说。  在这家冷库,记者看到了以金乡为主的山东著名大蒜基地的分级大蒜价格:直径4.5厘米的,1600元/吨;直径5厘米的,1900元/吨;直径5.5厘米的,2100元/吨;直径6厘米的,2300元/吨。而中牟混装大蒜,则只有1700元/吨。  不少蒜商对中牟的分级蒜仍记忆犹新,他们称,刚实行大蒜分级和加工包装时,蒜农都很认真,自前年开始,大蒜越来越好卖,不分级同样赚钱让蒜农选择混装蒜,加工也渐渐粗糙起来。而外省的大蒜基地却将好习惯坚持下来。  除了不给大蒜分级,今年中牟蒜农对大蒜的后期加工非常不重视,这也影响了中牟蒜的销路。  晚蒜的包装工序包括剪秆、去根和剥皮。秆要剪得最短,根要去净,皮要剥到最薄且色白,这是好蒜最基本的要求。但当地一些农民为了多赚钱,就在加工时偷懒,蒜根留着,秆过于长,皮厚且色重。  本想多赚钱,但后期加工的粗糙反让自家大蒜卖不上好价钱,这点目前正逐渐被一些蒜农意识到。7月21日下午,在刘集乡三王庄村一位村民家中,马大爷正在用剪刀修整早已晾干的大蒜,经过重新剪秆和去根后,雪白的大蒜躺在簸箕里很惹眼,“希望这样能卖个好价钱。”老人说。  ●大蒜国际认证遭放弃  在中牟县韩寺镇郭庄村,记者见到了曾经带领村民拿到大蒜欧盟GAP认证证书(欧盟对农作物市场准入的标准)的村支书郭国富。  早在2003年6月,韩寺镇郭庄村的10户蒜农就拿到了欧盟GAP认证证书,他们种植的30亩大蒜,不需经其他国家转手,可直接进入欧盟的超市。次年6月,该村扩大种植面积,120亩大蒜再次通过欧盟GAP认证。  中牟“蒜局”表象  晚蒜滞销,少卖3.12亿元  中牟大蒜有早晚之分,早蒜在每年五一前后上市,半个月后,晚蒜成熟。去年,中牟大蒜价格一路攀升,7月中下旬,蒜商以每斤1.6元的价格收购的大蒜最后竟以每吨7000元的天价售出。  而今年,中牟蒜价却发生了逆转:7月24日,被晒干的装袋晚蒜每吨1700元左右,远低于俩月前带着泥土的早蒜价格,那时,每吨早蒜约3000元。  7月21日,在中牟县的蒜农家中、蒜商收购点及多家冷库采访时,记者了解到,与今年蒜价走低相呼应的是中牟大蒜的滞销:去年7月下旬,90%蒜农的大蒜都已出手,而今年此时,仍有80%晚蒜堆在村民家中;去年云集中牟的外地客商如今却跑到了山东、江苏等大蒜基地收蒜;中牟县的100多座冷库,去年此时大蒜入库量已达80%,而今年绝大多数仍空荡荡的。  “一吨晚蒜比早蒜便宜1300元,一亩蒜成本都得1000多元,如果加上人工投入,按这价卖,今年根本赚不到啥钱,谁愿意卖呀?”看着堆在家中的大蒜,中牟县三官庙乡姬庄村的老祝很生气。老祝所在的姬庄村约有村民200户,户户种蒜,老祝家种的晚蒜算是少的,只有1亩多。目前,大蒜仍堆在家的情况在中牟县随处可见,并以北部为多。  “去年的晚蒜比早蒜贵,价一直涨,到最后1.6元,要在去年,我这2000多斤蒜早就出手了。今年一斤才0.85元,一吨就比去年少收入1500元。现在,全村人都在等着蒜价上涨。”老祝说。  据了解,今年中牟大蒜种植面积约有40万亩,其中30万亩是晚蒜,按每亩晚蒜收干蒜一吨计,目前滞销的有80%,也就是24万吨;按目前价格,今年一吨晚蒜比早蒜少收入1300元,24万吨晚蒜将使中牟蒜农少收入3.12亿元。  中牟“蒜局”求解  怎样才能使蒜农找到一条符合市场规律的大蒜种植销售之路,本报近日将请相关专家共商中牟“蒜事”。  如果您有好的大蒜销售渠道,如果您有对大蒜产业化发展的独特见解,如果您能为中牟引进企业进行大蒜深加工,请致电13733800783告诉我们,大家携手为中牟蒜农寻找一条出路。  但好景不长,今年7月21日中午,郭国富告诉记者,他们村已两年没有申请欧盟GAP认证了,主要是因为认证费用过高(经过认证的大蒜,一般每斤需多投入5~6元),不少农民就放弃了。  郭国富称,他们目前正筹划和一家外地公司合作,大规模种植优质大蒜,到时候再申请欧盟GAP认证等国际认证。  ●随大流,种植结构不合理  采访中,不少村民被问及为何卖蒜难时,都说中牟的大蒜太多了,卖不出去很正常。当地一位村支书说,用“随大流”来形容中牟大蒜的种植趋势并不为过。  7月21日下午,就在一些蒜商正为收不来大蒜,而多数农民正为蒜价低发愁时,中牟县刘集乡三王庄村一组的70岁村民朱兆选正忙着摘茄子卖。  老朱今年种了不少早蒜,老早就卖完了,让他最感欣慰的是,在早蒜地里套种的茄子现在也丰收了。该村村民大多都是这样种植大蒜的,这也是今年他们不为蒜价低卖蒜难而发愁的主要原因。  早蒜地里套种茄子并不是该村的专利。据村民介绍,中牟不少地方很早就知道这种方法,但去年晚蒜的高价让不少乡镇的农民放弃套种,而扩大面积种晚蒜。  “一般早蒜好卖,而晚蒜受外环境和后期加工影响太大,大蒜地里套种其他经济作物就是在规避这种风险。”该村的菜商朱玉振说。  ●本地蒜商收购心理不成熟  与蒜农不理智种植相对应的是,中牟蒜商的收购心理也极不成熟,在一个不足700人的小村子里,竟有十几位蒜商,抢购之风也最终让他们尝到了苦头。  马先生是中牟当地一位收购大蒜的商贩,“我今年收早蒜赔了5万元。”他伸出右手比划着。  “因为去年蒜价一直飙升,本地商贩今年都憋着一股劲儿,早蒜还没成熟,大家就开始抢购。”刚出土的大蒜还带着泥,就以每斤1.4元至1.5元的价格被抢购;最后竟演变成“圈地”抢购。甚至在早蒜还没成熟时,不少商贩就走到地头,以每亩7000元~8000元的价格订购了。  但随后全国大蒜市场的行情走低让中牟蒜商吃了大亏,早蒜高价到了本地商贩手上后却卖不上好价钱,“据我了解,本地所有的蒜商都赔了。有一个村的十几个蒜商,共赔了近200万元。”马先生肯定地说,早蒜赔钱后,有的商贩就不收晚蒜了,即使有,也是压低价格收购。  价格低,蒜商收不来大蒜,蒜农不愿意卖。一位村干部称,不遵守市场规律,没有成熟的本地销售网,导致了中牟大蒜目前的滞销,其实中牟大蒜滞销是早晚的事。  ●缺乏深加工,大蒜内销少  7月23日下午,对于大蒜滞销状况,中牟县委宣传部的张宏伟表示,中牟大蒜绝大多数都是外销,就很容易受市场左右;眼下中牟农民受去年大蒜高价影响过重,均持待价而沽的心理,加上本地蒜商受早蒜亏本影响大,致使来中牟的外地客商收不到蒜。  来大蒜贸易逐步市场化,加上大蒜的储存期长于西瓜,政府在卖蒜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就渐渐变小了。  张宏伟称,要使大蒜升值就得搞大蒜深加工,但目前中牟缺乏大蒜深加工企业,只有几家大蒜初加工企业,大蒜消耗量也不大。受成本影响,这些企业一般只收购农民手中质量较次的蒜头裂开的大蒜。  而中国另一个大蒜著名产地——山东金乡,设有专门的大蒜科研机构和经销机构,建设了有足够贮量的保鲜设施和多家大蒜制品公司,除了常年经销鲜蒜、蒜干、蒜粉、蒜油,还投资数千万元筹建大蒜制药厂,生产抗癌药品。金乡的大蒜逐渐形成了自产自销的模式。

明星志愿星之守护手游

富甲封神传九游版

暖暖小镇无限钻石版

神魔诛天手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