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塑料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吴亦凡的中国魂是他文以载道的中文说唱主张【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5 15:23:37 阅读: 来源:塑料盖厂家

网讯 “你看见我是中国的人,你知道我有中国的魂。”带着筚路蓝缕,以启山林的决心,吴亦凡带来了他最新创作的单曲:《中国魂》。

在世界音乐版图中,各个国家、地区、民族都有他们所擅长的音乐类型:欧洲有庄严宏伟的和声,因此他们拥有巴赫和贝多芬;非洲有自由飞翔的节奏,因此在那儿衍生了R&B、说唱音乐;作为中国人,最擅长的事情,则是旋律,我们擅长在并不复杂的和声结构里,发展出令人印象深刻的唱段。于是,在这首《中国魂》里,吴亦凡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赋予歌曲韵律。除了副歌部分强调的唱段,主歌里也全是旋律的铺排,从“江山都是小事,客栈茶馆谈资”开始,到“你有天能冲破云霄,你看见我是中国人”,共有五个旋律段落,听起来着实有翻山越岭之绵延感。

另一方面,吴亦凡在《中国魂》的歌词创作中,也不动声色地加入了许多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此前的《天地》,吴亦凡以“闯天地”的世界观进行歌曲的构建,但在遣词造句中,依然还是保持散句式的书写。但在《中国魂》里,你会发现歌曲的整饬感被大大加强了。一上来,他就先唱了一段:“江山都是小事,客栈茶馆谈资。都在纸上谈兵,不敢翻山越岭。”这样工整的唱词,会否让你想起小时候曾读过的那些六言绝句?如杜牧《山行》:“家住白云山北,路迷碧水桥东。短发潇潇暮雨,长襟落落秋风。”或是顾况《归山作》所云:“心事数茎白发,生涯一片青山。空林有雪相待,古道无人独还。”包括后面的唱段,吴亦凡有意识地保持了上下句之间的结构工整,使用了大量的骈句,包括用“有梦想 有冲动 有狂风 有暴雨 这遭遇”与“像太极 看着天 看着地 看着运 看着命”去一一对应,均体现吴亦凡希望在说唱里借用中国古典诗文传统的野心。

总之,吴亦凡打点了行囊,毅然踏上梦想之路。恍如是《天地》的后续,“有些事放心底,但是不会停止继续孤单前行”,反正在中国的求学士子、仗剑游侠等故事里,他们都是背负着沉甸甸的责任,披星戴月前行。在许久之前,吴亦凡用英文接受美国媒体访问时,他很坚定地表达了“要让全世界听到中国人的说唱”的目标。毕竟,说唱作为当下青少年最具活力的潮流文化载体,它本身就是一种超越语言和国界的表达方式。用说唱去展现中国当代年轻人之面貌,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在《中国魂》里,他把自己的愿望再一次的强调:“年纪轻的说唱,我为了帮它扩张,步步安排妥当。从来不觉得累,更不觉得后悔,我领路所以前卫。”如果说之前的英文单曲,无论是《Juice》、《Deserve》、《Like That》,吴亦凡希望证明的是“中国人的说唱也可以和美国人做的一样好”,那在《中国魂》里,通过典型的中文化写作,搭配言简意赅的Beat,他想表达的是“中文说唱也可以做的一样好”之意。

同一时间里,备受关注的《中国新说唱》开播,《中国魂》作为节目推广曲,所暗含的也包括吴亦凡对于何谓“Rap Of China”的理解。许多年前,李宗盛就提出了“唱歌是说话的延伸”的概念,把音乐定义为个人沟通与表达的重要一环。对于吾手写吾口的说唱来说,它比其他类型的音乐更适合展现文字的魅力。在突破传统的和声架构下,说唱有更广阔的表达空间,摇滚教父崔健一度钟情说唱,便是因为他觉得“说唱更有力量”,更符合中国人文以载道的崇文传统。于吴亦凡而言,在《中国魂》这首歌里,他并没有追求各种炫酷炸燃的氛围渲染,也没有去找那些璀璨的音色来烘托,他用平实的节奏与自信的强调,丝毫没有咄咄逼人,字正腔圆地通过每一字每一句,展现了他对中文说唱的主张。

说来也巧。因歌里有唱到“龙的传人”、“炎黄子孙”,我忍不住想到2000年时王力宏所翻唱的《龙的传人》。作为歌曲原创者李建复的侄子,王力宏连同周杰伦、陶喆等音乐人,在千禧年到来时,用R&B为中文流行乐坛注入了新的律动。而今又过去了十八年,全球化成长起来的中国新青年,他们成长的每一步都和世界潮流同步,他们在流行音乐里掀起的波澜也让人刮目相看。如同吴亦凡在歌里大声宣布:“世界都在听,中国人的flow。”

小炮彩票

超神挂机内购破解版

潮爆战纪破解版

相关阅读